北京某航空科技公司3名員工操控無人機“黑飛”航拍測繪,致多架次民航飛機避讓、延誤。北空雷達監測發現後,迅速出動直升機將其迫降。日前,3名當事人被檢方以“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”起訴。
  北空在首都日常防空戰備中,加大軍地交流協作,對“低慢小”航空器實施依法嚴格管控,處理多起違規飛行事件。
  現場
  警報驟響,武裝直升機緊急升空
  “××機場東北30公里處,發現不明空情!”2013年12月29日11時28分,北空本級指揮所接到所屬某雷達旅上報的緊急空情後,立即命令北空某航空兵師多個團指揮所及地空導彈兵多個師、團做好戰鬥準備,並派出6支地面小分隊前往目標出現區域查明情況。
  11時34分,北空指揮所研判目標為小型航空器,並將情況上報空軍、北京軍區,通報北京市、河北省公安部門。隨後,一架武裝直升機悄然起飛,對目標展開查證。
  數分鐘後,空中分隊發現目標為一架白色無人機,屬性不明、企圖不明。武裝直升機隨後採取了一系列警告措施,目標無視警告,繼續向首都方向飛行,對首都空防安全構成威脅。
  12時許,為防止目標進入首都機場、闖入北京市空中禁區,北空首長果斷下定決心:避開人口稠密區,使用霰彈槍對目標實施攻擊。
  接到命令後,空中分隊占據有利位置,使用霰彈槍對目標實施攻擊,命中目標,無人機盤旋滑落於北京市平谷區某地。武裝直升機隨即發現,地面有3名操控人員和1臺車輛。
  隨後,北空地面小分隊、公安部門警力迅速趕赴現場,及時控制地面人員、車輛和違規飛行器。事後查明,此事件為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組織的航拍,既未向民航部門申報任務,也未向北空申請飛行計劃,屬擅自違規飛行,導致多架次民航飛機避讓、延誤。
  近年來,因民用航空器無序飛行導致的首都地區異常不明空情屢屢發生。每查處一起這樣的空情,北空需組織10餘個團以上指揮機構和諸多地空導彈發射裝置轉入戰鬥狀態,數架戰機升空處置,其間往往導致數架至十幾架民航航班改航或繞飛,給國家資源造成很大浪費。
  解析
  低空開放,並不是低空全面放開
  隨著我國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推進,通用航空器數量正以每年15%的速度迅猛增長。諸如輕小型飛機、三角翼、滑翔傘、飛艇、熱氣球、航模等,飛行高度相對比較 低、體積小、速度慢,被稱為“低慢小”目標。“低慢小”航空器攜帶便利、操控簡單,加上獲取渠道多,給管控帶來很大難度。防範處置“低慢小”肇事是一個世界性難題,小飛機、直升機飛入禁飛區,甚至降落在核心區域的事件屢見報端。
  在我國,1000米以下低空由空軍具體管轄和指揮,飛行須事前審批。
  因此,低空開放並不是對所有的低空飛行活動亮綠燈,而是為指定空域具備一定資質、滿足安全要求的飛行活動提供便利。低空飛行活動必須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用航空法》《通用航空飛行管制條例》等法律規定,向飛行管制部門提出申請,經批准後方可實施。
  對策
  “低慢小”亟須加強管控
  “必須加大對違法違規飛行的處罰力度,提高處罰標準,增加‘黑飛’等違規飛行成本和代價,達到有效震懾的目的。”北空作戰處領導介紹說,每一次違規飛行,都可能影響到正常的飛行,不僅妨礙空防、空管的秩序,也有可能造成機毀人亡的嚴重後果。
  怎樣構築首都地區有效防範處置“低慢小”肇事的安全屏障?業內人士建議從立法層面,明確“低慢小”航空器界定,細化各部門監管責任,加大對違法違規飛行處罰力度,達到有效管控的目的。
  據《解放軍報》
  鏈接
  《通用航空飛行管制條例》相關規定
  第二章第六條:從事通用航空飛行活動的單位、個人使用機場飛行空域、航路、航線,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向飛行管制部門提出申請,經批准後方可實施。
  第六章第四十一條:未經批准擅自飛行的,情節嚴重的,處2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款,並可給予責令停飛1個月至3個月、暫扣直至吊銷經營許可證、飛行執照的處罰;造成重大事故或者嚴重後果的,依照刑法關於重大飛行事故罪或者其他罪的規定,依法追究刑事責任。  (原標題:無人機“黑飛” 武裝直升機當空擊落)
創作者介紹

stanley kubrick

kikb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